欢迎来到金融保险新闻网!
当前所在: 主页 > 实时行情 >

透过平安:探秘蛇口基因如何延续

  • 时间:2015-01-07 17:36
  • 来源未知
  • 字号:

2015年4月21日14时,深圳蛇口四海公园茶馆内,一场特殊的图片展开始。图片的主角,是被誉为“中国改革之星”、“中国改革开放实际运作第一人”的袁庚。   再过两天,也就是4月23日,是袁庚98岁的生日。蛇口社区公益基金的89个老蛇口人,把自己压箱底的照片翻出来,汇集在一起,举办了这场主题为“我和袁庚”的图片展。   “大家怀念袁老在的那个年代,那个氛围。”蛇口社区公益基金的周为民告诉笔者,他们希望借此把袁庚的精神、蛇口的精神传承下去。   此时的袁庚,已不能出席这场为自己举办的庆生活动。壮心与身退,老病随年侵。当年喊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改革拓荒牛,如今是一个意识逐渐模糊的安静老人。   现实的许多精彩,袁庚已无力知道。距他20公里之外,600米高的平安国际金融中心即将封顶,这是深圳第一高楼。这座大厦的拥有者,是被袁庚称作“蛇口基因最好的传承者之一”的中国平安集团,一家总资产已逾四万亿元的巨擘。   这只是“蛇口基因”在今日绽放的诸多精彩之一。蛇口的精神以及那个从袁庚出发,从蛇口出发的故事还未完待续……
晚年的袁庚   一根“试管”的诞生   深圳蛇口工业区沿山路21号的招商局博物馆里,珍藏着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给国务院的请示》。今天看来,这是一把了解此后一系列蛇口密码的钥匙。   1978年6月,已逾耳顺之年的时任交通部外事局副局长袁庚,受命赴港调研,打开香港招商局的局面。彼时,肇始于洋务运动、靠船队起家的百年老店招商局,连一条船都没有,一派死气沉沉。   两个月后,袁庚的调研结束。1978年10月9日,袁庚执笔的报告上报给党中央和国务院,第一次提出了适应国际市场的特点,走出门去搞调查、做买卖的对外开放建议。   仅仅过了三天,报告就被中央批准。报告批示之后,准备大干一场的袁庚在考察后发现,应该脱离地价昂贵的香港,而在毗邻香港的蛇口建立一个工业区,一则利用国内较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一则利用国外的资金、先进技术和原材料。   1979年初,他起草的《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出炉,是年1月底,中央批复同意。   1979年7月2日,蛇口工业区基础设施正式破土动工,开始炸山填海。这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声“开山炮”,一根注入外来经济因素对传统经济体制进行改革的“试管”正式诞生。   24个“第一”   不再是“大锅饭”,而是定额超产奖励;不再是干部调配,而是公开自由招聘;不再是“铁饭碗”,而是聘请制⋯⋯“蛇口试管”开始了一次摧枯拉朽般的试验。《袁庚传》一书披露,从1979到1984,蛇口创造了24项全国第一。   正是这些“第一”,沉淀成为市场经济的今天的常识。   从1985年开始,试验伸向了金融领域。这年10月,蛇口社会保险公司成立,1988年发展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中国平安。1987年,前身为蛇口工业区结算中心的招商银行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   一时间,蛇口成为中国最热闹的地方。蛇口有多热闹?1984年的“三八”妇女节,蜂拥而来的游客差点把“海上世界”明华轮邮轮掀翻,仅在这年的1-10月份,蛇口工业区的接待组就接待了20013人次的来访。   到邓小平视察蛇口的1984年初,蛇口兴办的企业已有74家。   蛇口需要有抱负的人,有抱负的人渴望蛇口。   1983年夏天,广东湛江市从八甲水电厂的工人马明哲来了,先是在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两年后进入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担任副经理。那时,而立之年的马明哲敏锐地发现,仅有一家国有保险企业的局面难以满足外资企业对保险的需求。就这样,他开始谋划成立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中国平安;   随后,复员转业的任正非来了,先是在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1987年创立华为;   王石也来了,“听到蛇口提出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后,才知道应该是为财富而奋斗。一开始是为自己,然后就是为社会。”   因为蛇口,这些人的命运和中国未来的商业版图即将为之一变。   “大不了,回到秦城去”   1990年代初,袁庚卸任。此时的蛇口,人均GDP已经达到了5000美元,堪比“亚洲四小龙”。   然而,这傲人的成绩单背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承受的艰辛却并不似其光环般尽人皆知。   “要是成功了我们都没有话说,要是失败了,放心,我领头,我们一起跳海去。”周为民至今记得在一次企业管理培训班课上,袁庚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招商难!最为艰难的1981年,蛇口招商引资的数目是零,平整好的土地重新被荒草覆盖,一度有些绝望的袁庚沉痛地说,“大不了,回到秦城(袁庚文革期间坐过五年的秦城监狱,笔者注)去。”   人才难!建区之初,英国剑桥大学来人访问蛇口,有干部问人家:“你们剑桥大学建多大的桥?”还有干部问美国商人,“英国人讲英语,美国人讲什么话?”   改革成不成,不惟工业区本身的内忧,还有外患。事实上,质疑的声浪从未止息。袁中印回忆,最夸张的一次,有人曾经这样问袁庚,1949年,你带领军队南下,解放蛇口,将资本家赶跑,建立了一个公有制的社会;但是现在,你又在蛇口开发了一大片土地,把资本家请回去搞经济,你在蛇口搞的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作为一个与现存的经济秩序与运营体制迥然不同的‘怪胎’,必然会让拓荒牛们一遍埋头拉犁,一边还要瞟瞟暗地里随时可能落下来的鞭影。”《袁庚传》的作者涂俏说。   而对后来脱胎于蛇口的企业们来说,亦恰如孕育他们的这片沃土,从出生到成长都是怎一个难字了得。   “在蛇口度过的那一段初创期,之所以令平安人刻骨铭心,正是因为那里,平安保险不仅仅承受着‘胎儿分娩期’必然的阵痛刺激,而且也经历着‘幼儿成长期’难免的坎坷考验。”多年以后,马明哲在其回忆文章《蛇口精神 永励“平安”》里说。   1986年,马明哲提出的创办一家新体制的保险公司的想法得到了袁庚的认可。“一可为蛇口工业区的发展提供金融保障,又可突破中国金融体制的计划限制,探索股份制保险公司的道路。”   饶是获得了个别领导的支持,但在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成立一家新的保险公司还是难上加难。首先,舆论不利,国内金融界的许多人士,都认为根据当时国内的金融法规和经济环境还不具备成立第二家保险公司的条件;另外,1985年刚刚颁布的《保险企业管理暂行条例》对新保险公司的成立也作诸多限制:新保险公司不能从事法定保险、各种外币保险业务⋯⋯   1988年5月27日,几经磨砺,难产的平安保险终于呱呱坠地。“矮矮的一个楼层的门面,几百平方米的办公面积,十几个员工。”首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鸿儒当年第一次走进刚成立的平安,平安给他的“小”印象让他根本无法想象明天的平安会大成什么样。   “我们的大部分人一上班就离开‘办公室’,每人骑上一辆旧单车,顶着烈日去穿大街,爬楼梯,挨家挨户地开展业务,中饭随便在外面买两块面包充饥,晚上回来后一个个都被晒得红包片片,那时平均一个人每天要拜访十多家客户。”马明哲回忆说。
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平安保险公司”成立   蛇口精神2.0   1992年,75岁的袁庚退休,此后,蛇口逐渐褪去了其先锋特色。1998年,深圳商报发表了《蛇口怎么了》一文,历数蛇口种种颓迹。进入2000年,蛇口沦为一般性的开发区,2004年,蛇口开发区被撤销。   然而,蛇口精神果然死了吗?答案或许在蛇口之外。这场充满梦幻色彩的改革确乎中断了,但是作为这场改革直接产物的市场经济原则和在此原则下分娩出的企业留存下来。   刚刚过去的2014年,中国平安——这家国内金融牌照最齐全、业务范围最广泛、控股关系最紧密的个人金融生活服务集团,总资产逾四万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达479.30亿元,同比增长33.1%。在2014年《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中名列第62位。此外,中集集团、招商银行等同样出资蛇口的企业,也已是其所在行业的翘楚。   留存下来的不惟企业,还有蛇口的精神。在原《蛇口通讯报》总编辑韩耀根看来,所谓“蛇口精神”,远非一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么简单,真正的“蛇口精神”是“敢想、敢言、敢试、敢闯、敢为天下先”的“五敢精神”。   此说与袁庚晚年的理念不谋而合,“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蛇口的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是蛇口人与蛇口企业的共同基因。”袁庚曾说,“而平安是这个基因最好的传承者之一。”   平安最早实行人才公开招聘,执行灵活的干部用工制度,倡导“人员能进能出,干部能上能下,薪水能高能低”;最早在全国范围内募集资本,扩大股东,解决企业发展资本金不足的问题;率先引进国外咨询公司为公司“体检看病”,提高管理水平⋯⋯这些都是“蛇口精神”的活脱脱的写照。   1994年,平安引进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是中国金融机构引进国外资本的最早案例。此后,还让创业的优秀员工获得股份,“这在当年的金融业里,是非常超前的举措。”刘鸿儒说,“但正是这个创新的体制奠定了平安快速、健康发展的基石。”
平安首家引进外资,高盛、摩根入股平安合作签约   “‘蛇口精神’不会消亡,她只不过通过当年一批在蛇口创业的企业,带着‘蛇口基因’,杀出蛇口,到更大更新的环境中继续发扬‘五敢精神’去了。”韩耀根说。   故事未完成   杀出蛇口的企业们,从嫡系的平安、招行、中集,再到万科、华为,已经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商业版图上构成了一抹独特的风景。   这种风景,用平安集团监事会主席顾立基的话说:“有理想的人做大企业。”2008年,《中国企业家》杂志亦曾对这种特质进行解码,发现他们都是“公企业”,不接受没有大战略大愿景的国有股东,决不搞MBO或老板个人控股;立足的都是大行业,而且几乎一致地坚守当初选择的主业;不犯王法,在30年一波接一波的企业出事高潮中,在科龙、健力宝等事件频出的广东,这些蛇口企业有惊无险地走过来了。   诚如王石所言,“深圳优秀企业、企业家群是一个很有意思、也很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他本人亦曾对这种“有意思”进行解读。例如,股权结构多元化最为彻底的中国平安,1988年公司成立时,有招商局和中国工商银行两家股东。1994年,中国平安引入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两家外资股东,2002年再度引入汇丰银行,随后在香港和国内A股上市。如今形成多元化股份结构,并组建了国际化、专业化的董事会。   “这种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特点,使得‘蛇口系’企业如袁庚老先生所说,‘自出娘胎就先天具有适应国际化市场经济的功能。’”既有做大规模的可能性,也保证现行体制下的安全性。   而以马明哲为代表的创始人,既有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又是典型的创业型企业家。在他们带领下,公司从初创就集成了蛇口的创业创新的精神,公司管理相对透明规范,公司发展比较稳定,也更容易接受新技术和新管理的变革。   解码仍未已,因为故事还未完成。   2015年4月10日,“蛇口基因最好的继承者”——中国平安再度出发,宣布成立又一家互联网金融子公司——深圳前海普惠众筹交易股份有限公司。   此前,中国平安已布局了包括陆金所、万里通、车市、房市、支付、移动社交金融门户等业务在内的互联网金融战略体系,截至2014年底,总用户规模达到1.37亿。   如一个年轻人一般,马明哲带领新组建的“外星人”部队,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又力图穿越互联网金融的大门,激活沉睡的数据,开启一场新的征程。   而在当年平安出发的地方——蛇口,随着前海蛇口片区一起获批进入广东自贸区,一场重新定义自己的新试验徐徐开幕,蛇口人相信,有了风,蛇口将再次飞起来。(来源:南方周末)